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美]格利克Meadowlands《草景苑》选(下)  

2018-03-23 17:48:21|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露依丝·格利克诗集 《草景苑》选译(下)

        得一忘二 译  

2018322日按】这儿的文字和翻译都是20098-9月份的,本文的建档日期是200992日。之后我曾与柳向阳合译出版过格丽克的诗集上下册,然而由于我一贯懒散,只翻译了她当时的一本最新诗集单行本《乡居生活》。因此这些翻译都没有在那套格丽克诗选中出现。

                        

  美国桂冠诗人露依丝·格利克Louise Glück出版于1996年的这部题为《草景苑》Meadowlands (我这样翻译是因为这是一个小区的名字)将背景搬到了芝加哥郊区的邻里。丈夫奥德修斯Odysseus出差在外很久未归了,家庭主妇佩妮洛珀Penelope在家守着,小儿子忒勒马科斯Telemachus有点愤青,哦,这家还养猫。这组诗歌的时间顺序和荷马史诗不一致,而其中也不只有一个说话人。整篇组诗一共46首,有7首出自儿子之口,有3首出自将奥德修斯船员们都变成猪的女妖Circe喀耳刻之口,还有一首出自海妖赛壬Siren之口(在这组诗中也被当作喀耳刻),她和奥德修斯有婚外情。其余的大都以女主人之口说出,其中的主要部分可以理解为女主人公抱着痴心(妄想)的追忆,还有幻想(和丈夫的对话)。追忆,因此也就是重建;幻想,也就是欲望的传达;这与佩妮洛珀的编织和拆编织的行为一致(史诗中,佩妮洛珀以编织嫁衣为理由拖延求婚者,白天织,夜里拆),而这可说是女诗人构建的自我形象。

 

   Siren

   赛壬

 

我堕入情海,就成了罪犯。

在那之前,我是个女招待。

 

我不想和你奔到芝城。

我想要嫁给你,想要

你老婆忍受折磨。

 

想要她的人生如一出戏,

里面的所有角色都只有悲苦的份儿。

 

一个好人

怎会这么想?我有

 

这般勇气,我该受嘉奖——

 

我坐在你家前门廊下的阴暗中。

一切都已想得很清楚:

如果你老婆不放你走,

那证明她并不爱你。

假如她爱你,

难道她不想你幸福?

 

此刻我想,

如果感受浅一些,我应当

是个更好的人。我曾是

一个很好的招待。

我能一次端送八杯饮料。

 

我曾常常将我的梦说给你听。

昨夜我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漆黑的巴士里——

梦中,她在哭泣,她乘坐的巴士

正在离去。她一只手

挥动,另一只手轻抚

一个蛋托,装满了婴儿。

 

那场梦没解救得了那姑娘。

 

 

  Circe's Power
  喀耳刻的巫力

 

我从未把任何人变成猪。

有些人就是猪;我让他们

有了猪的模样。

 

你们的世界令我厌恶,

它让外表伪装内在。你的人并非坏人;

没规矩的生活

就那样糟践他们。作为猪,

 

他们经过

我和女伴们的照管,

眼看着就赏心悦目了。

 

然后我逆施咒语,向你展示我的善意

和巫力。我早就看到

 

我们在这儿可以过得幸福,

像凡尘男女一样,

在他们需求简单的时候。这话一出口,

 

我就看到了你的离去,

你的人凭借我的帮助,勇渡

汹涌咆哮的大海。你以为

 

几滴眼泪能令我烦忧?朋友,

每个女巫师的骨子里

都很实用主义;不能面对局限,

就不会看到本质。若我只想把你留住,

 

我会稽留你为囚徒。

 

 

  Reunion

   重聚

 

当奥德修斯终于归来,

伊萨卡无人认出,杀掉了

那些蜂聚在王座之殿的求婚者,

他很机巧地暗示忒勒马科斯

离开:二十年前他这么站着,

如今他又站在佩妮洛珀面前。

宫廷地面上,太阳宽厚的光束

由金黄转为艳红。这些年的事,

他只字不提,尽对她说些

琐碎的事,正如一对男女

相处多年就养成这个习惯:

她看出他的为人,也就知道他的所为。

他一边说着,呵,

还温存地摸着她的手臂。

 

 

   The Dream

     梦

 

  我做了最为怪异的梦。梦见我们又结婚了。

  

  你说了很多话。一直说诸如这才是现实的这类话。

  我醒来时,开始翻阅我所有的旧日记。

 

我还以为你讨厌日记。

 

  我心情恶劣时才记日记。不管怎么说,

  这些年来我总认为我们很幸福,

  我记了很多日记。

 

  你想过没有?你是否怀疑过

  是否这一切是个错误?事实上,

  婚礼上的一半来宾都那么说。

 

  我要告诉你一件从没对你说过的事:

  那天晚上我吃了一颗安定。

 

  我总是想到我们过去常常一起看电视,

  我会把脚放在你的大腿上。猫

  会坐在我双脚上。那景象可真是

  一幅美满安逸的幸福图啊。那么

  为何就不能更长久一些呢?

 

因为那是一场梦。

 

 

  The Wish

   愿望

 

还记得那次你许愿吗?

 

  我许很多愿。

 

那一次,关于蝴蝶,我

对你撒了谎。我一直想知道

你许愿要什么。

 

  你认为我许了什么愿?

 

我不知道。愿我会回来,

愿我们最终还会在一起。

 

  我许愿要我夙愿以求的。

  我许愿要另一首诗。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