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美]格利克Meadowlands《草景苑》选(上)  

2018-03-22 15:39:09|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露依丝·格利克诗集Meadowlands《草景苑》选译(上)

            得一忘二 译

【得一忘二2018322日按】这儿的文字和翻译都是20098-9月份的,本文的建档日期是200992日。之后我曾与柳向阳合译出版过格丽克的诗集上下册,然而由于我一贯懒散,只翻译了她当时的一本最新诗集单行本《乡居生活》。因此这些翻译都没有在那套格丽克诗选中出现。

                        

  美国桂冠诗人露依丝·格利克Louise Glück出版于1996年的这部题为《草景苑》Meadowlands (我这样翻译是因为这是一个小区的名字)将背景搬到了芝加哥郊区的邻里。丈夫奥德修斯Odysseus出差在外很久未归了,家庭主妇佩妮洛珀Penelope在家守着,小儿子忒勒马科斯Telemachus有点愤青,哦,这家还养猫。这组诗歌的时间顺序和荷马史诗不一致,而其中也不只有一个说话人。整篇组诗一共46首,有7首出自儿子之口,有3首出自将奥德修斯船员们都变成猪的女妖Circe喀耳刻之口,还有一首出自海妖赛壬Siren之口(在这组诗中也被当作喀耳刻),她和奥德修斯有婚外情。其余的大都以女主人之口说出,其中的主要部分可以理解为女主人公抱着痴心(妄想)的追忆,还有幻想(和丈夫的对话)。追忆,因此也就是重建;幻想,也就是欲望的传达;这与佩妮洛珀的编织和拆编织的行为一致(史诗中,佩妮洛珀以编织嫁衣为理由拖延求婚者,白天织,夜里拆),而这可说是女诗人构建的自我形象。

 

  Ithaca

  伊萨卡

 

被爱着的人不需要

活在世上。被爱的人

活在脑子里。织机架

是留给追求者的,绷起来

像一张竖琴,有裹尸布的白纱线。

 

他曾是两种人。

是身体和声音、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不经意的磁力、后来是

被织机上那女人定型的

那场梦与形象,慢慢展现;

她坐在客厅,那里

塞满了心智止于表面的男人。

 

当你可怜

那被骗的海洋,它曾

企图将他永远掠走,

而掳去的不过是前者,

那实体的丈夫,你必须

可怜这些男人:他们不知道

自己在看着什么;

他们不知道若一个人按这样的方式爱,

尸衣就变成了婚纱。

 

 

  Quiet Evening

    静夜

 

你挽着我的手;我们便独自二人

在这威胁生命的森林。几乎与此同时

 

我们已进房入屋;诺亚

长大离家了;十年过后,绣球藤

突然盛开白花。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

比你我守在一起的夜晚更令我喜欢,

夏日的静夜,天空仍然亮着,在这样的时刻。

 

于是,佩妮洛珀挽起奥德赛的手,

不是为了挽留,而是为了

将此时的宁静印入他的记忆:

 

从此刻起,你所穿越的沉寂无声

就是我那追随你的嗓音。

 

 

  Telemachus’ Detachment

  忒勒马科斯的冷漠

 

还是孩子的时候,我看着

我爹妈的人生,你知道

我想到什么?我想到了

伤心到无聊。而今我想到的是

伤心到无聊,再加上

愚蠢透顶。还有,

非常好笑。

 

 

  Telemachus’ Kindness

  忒勒马科斯的善良

 

更为年少的时候,我

总会自卑自怜,

难以克制;事实明摆着,

我没有父亲,而母亲的

生活全都在织布机上,假想着

她丈夫情色无边的生活;逐渐的,

我认识到在那座海岛上没有哪家孩子

有不同的故事;我的考验

只是通行的准则,对我们

一视同仁,也是我们的

纽带,因此可称之为

人性:我母亲

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无动

于衷,无论我父亲

遭何灾难,不顾那颗

天性热血沸腾的灵魂,怎么

因为选择而被重挫;而我父亲

对她的勇气也毫无知觉,不懂得

她处乱不惊只是表达得微妙,这只是

因为他自己习惯于听风就是见雨,

马上出手:我发现

我竟还可以将这些感觉

与最好的朋友交流,而他们也对我

和盘托出,这样也可以试探他们,

让他们更懂事:我如今已是个大人,

能够公允地看待我父母,

他们两个我都可怜:我希望

能够永远可怜他们。

 

 

  Butterfly

   蝴蝶

 

看,有只蝴蝶。你刚才许愿了么?

 

  人们不对着蝴蝶许愿的。

 

你得这样。你刚才许了么?

 

  许了。

 

那个不算。

 

 

  Circe’s Grief

  喀耳刻的悲痛

 

最后,我总算

令你老婆知道了我,以

神的方式,就在她的屋里,在

伊萨卡,作为声音

而没有现身:她

停下了织布,头,先

向右转,又向左,

当然,要想追踪到声音

源自哪个物体,

是无望之举:我不知

她有了如今的了解,是否

还会坐到织机旁。你下次

看到她时,告诉她,

神就是这样与人告别:

如果我永远在她脑子里,

我就永远在她的生命中。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