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波兰]彼得. 索莫诗选  

2018-03-10 23:58:59|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波兰当代诗人彼得. 索莫诗选译

[再过几天他的另一本英译诗集将会寄到,因此先把之前的翻译贴出来] 

【按】这一组诗选自该诗人1991年在英国出版的英译诗选Things to Translate 《待译之物》(所选诗作自然主要是1980年代的)。我是2003年第一次读他(他2003年出席新加坡国际作家节),然后在2005年再读,将一些诗歌打在文档上,断断续续草译了一些。最近又拿出来看一看,但没有做很细致的修改。这期间除了网上和杂志上的散篇之外,2005年美国出版的更丰富的诗选一直没有读到。

彼得. 索莫Piotr Sommer的语言精简到枯瘦,没有赘余,甚至连反讽也是琵琶遮脸。美国诗人阿什贝利(也是他的英译者之一)说,索莫是写出了“或许与自个儿都作对的日常的孤独感”的大诗人。

索莫生于1948年,自1977年出版第一本诗集以来,已经出版波兰语诗集十一部,同时写作散文,编辑刊物和书籍。他还是一位精通英文的翻译家,并且自1976年主编一本翻译文学刊物《世界文学》,自己任主译,向波兰同胞介绍活跃在诗坛的著名英美诗人如奥哈拉、洛厄尔、贝里曼、金斯堡、希尼等;他在英美多所大学讲学,因此他的这些英译诗歌可谓是得到了他的认可。从这些英译中也能读出他引而不发的修辞风格和故作不当的搭配,有时故作陈词滥调,有时又生造新词。当然,这一切与他所处的时代也不无关系。

[波兰]彼得. 索莫诗选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蜡烛

多年前的老友,情谊一直未变,

可以神侃,侃到嘴都没劲张了——

虽说肯定已忘记某种彼此都关注的话题,

或有可能关注的。

新结识的?新伙伴儿沉默,

似乎不想多说一句,

除非必须。

 

  有树枝的风景

不知的线将我们

捆到一起,一个红血球的

针脚缝合起地球。

终有一天,这球

滚落,离开我们,

皱缩、枯干,

如一只黑刺李——

 

有些东西曾经确实属于我们,

但我们将不再属于东西。


  透明的

午后的太阳

在镇子的拐角,

每一寸皮肤,

每一个念想,

都清晰地展露,

无物能被掩藏,

一切呈现到表面:

未回的信件、

知恩不报、

短促的记忆。

 

   真纯

初相见时,我们真的是那么年轻。

我一点不觉得写诗都写自己有何不妥。

难道我不知将有一天我也会耻于什么事吗?

难道我不知道你曾是怎样的人?

 

羞耻与豪笑轮番锁我的嘴。

想到这一点我感到羞耻,而感到羞耻令我感到有趣。

 

  帕瓦兹基公墓的某棵树

我们的所有记忆都多亏物体,

它们收养我们一生,

驯服我们,以触摸、嗅闻、

簌簌声。所以它们无法

与我们分离:它们引领我们

直到最终,穿过世界,

它们直到最终都利用我们,惊诧于

我们的冷漠以及记忆女神这位大名鼎鼎的

纺纱女是多么知恩不报。

 

  别睡,记下来

清晨四点,

衣着粗朴的送奶女

敲我的门,威胁:

假如我不拿出收据,

她最多拿走空瓶子,

不会留下任何东西。

 

收据就在我的夹克里,

但我知道无论怎么样,

结果都会是这样:

她会拿走昨天的凝乳,

她会拿走乳酪和鸡蛋,

她会拿走我们的住房,

她会拿走我们的孩子。

 

假若我拿不出收据,

假若我找不出收据,

她会割开我们的喉管。

 

     唠叨

可公民就应该诚实,

要毫无保留——

说到底,电话重新接上了,

所以他能

与朋友或任何他想到的人

交流交流,

不过,这可是很不道德的行为,

说实在的,也很不公平,

给朋友打了电话

却不把话说透,

而且还

暗示

他知道的要多得多

 

  枫叶

一片枫叶,被阳光照透,

而夏日将尽,这很美,

但并非美得过分;甚至一列普通的

电气火车在三百码之外

驰过,也会制造音乐,轻快而没被拥堵,

但有待被人记住,也许是因为

有某种用处,也许还

有某种启示(不过世界

并没明说它洞晓一切、有超绝的

记忆,而最重要的是,

它绝不显摆)。

 

  空间

   (仿王维)

隐居在钢铁厂的烟雾下。

向东、向南的地区,都是华沙。

太阳燃烧着自己,照穿尘埃。

看不见河水,我们的房子是小蚂蚁造的。

天冷得刺骨,天就要黑了,白色人影回到家里。

公交车几乎不动——

家里,狗度过了困厄的一天。

 

今天,就像往日,总有没必要出现的人。

但他们每个人都很能做事、也很能忍。

 

  两个姿态

一个女人把自己拖下床。

你知道,我想我该为自己做点晚饭吃。

但她还没来得及

就死了,死于

她妈妈与她孩子这两种

姿态之间,始终没搞明白

她更像谁或

更像谁的姿态。

  

   信我

你不会找到更好的地方

放化妆品的,即使我们最终

把它们搞进盥洗间的什么柜里

你也不会再用毛巾碰倒它们——

仍然会有一千个理由抱怨

地上仍会有一千片碎玻璃

以及一千件新烦恼

而我们依然还得起早

 

  出城

过了多年,水还在滴——

没人去把那阀门拧紧。

它从旧管道

一路流到化粪池。

 

第二天一早,在地下室,

我用一根棍子发动马达。

它震动、隆隆响,然后吱吱响——

都因为开关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