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丹麦诗人诺德布朗特(Nordbrandt)诗十首  

2018-02-16 12:36:07|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麦诗人诺德布朗特(Nordbrandt)诗十首

        得一忘二 

  亨里克·诺德布朗特(Henrik Nordbrandt1945年生于哥本哈根郊区,大学毕业后学习外国语言,包括中文、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1966年他21岁,出版了第一部诗集,然后开始旅游,到了希腊之后,便再没有回国。其后的将近四十年里,他周游地中海周围国家,住在土耳其、西班牙和希腊不同地方,边走边写,出版二十多本诗集,获得欧洲读者和评论界的喜爱,获得北欧的几乎所有文学大奖,如丹麦学院将(1980),瑞典学院北欧文学奖(1990)北欧委员会文学奖(2000)。作为丹麦的国宝级诗人,他一生大部分时间却不在丹麦生活。诺德布朗特的诗歌精简精确,而这种精确却又以一种是似而非的选词方式呈现,语调平和,自然的口语但带着一点幽默,主题与风格犹如水乳交融,看似对日常小事的叙述自然而然就过渡成了一种态度或认识。我们从诺德布朗特受人喜爱这件事中,或许也可以窥见这一种诗歌存在的土壤,甚至北欧的审美取向或境界。以下诗歌译自Patrick Phillips的英译诺德布朗特诗集《当我们离开彼此》(When We Leave Each Other(2013)

 丹麦诗人诺德布朗特(Nordbrandt)诗十首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蕾丝拨斯的玫瑰》

 

从一个不相识的女人手里拿到这朵玫瑰

在我去一个不熟悉的小城的路上

——现在我已经去过那小城

睡了它的床,在柏树下玩过扑克,

在它的酒馆喝醉过,

夜间到了那女人进来出去,出去进来,

我不知道如何放手。

 

无论我去哪儿,都有玫瑰余香萦绕。

而我没到的地方,

尘埃中都是它凋谢的花瓣。

 

【按】蕾丝拨斯Lesbos,通译莱斯博斯,即古希腊女诗人萨福故乡,有女同之源的意思。

 

 

《远航》

 

做爱后,并排躺着,

也是分开的,

像两条船,喜看各自的航线

剖开黑色的水,

那喜欢如此强烈,

似乎船体可能会随着

纯粹的喜悦而散架,

它们向着幽蓝深处冲出去,

夜幕聚拢花香浓郁的风和月色

注满风帆,

彼此并不想费心赶超谁,

它们之间的空间

不增不减。

 

别的夜晚,我们并躺时

就像两艘发光的游轮,

引擎关闭,并肩漂浮,

在陌生星群的照耀下,

没有一个乘客还留在甲板上:

小提琴四重奏还在每一层回响,

向那银光闪闪的波浪致意。

而大海满是古代沉船,我们沉陷

到古战场,接近彼此。

 

 

《致一棵桉树》

 

1

月亮,风,以及桉树:

各占我梦的

三分之一。

 

若没有桉树,

梦就不存在。

 

2

梦与现实交叠之处

在于:

 

桉树叶留在风中的

簌簌声。

 

在月色中脱掉衣服

躺到我身边,

 

在桉树的影子下,

甚至心也知道自己的重量。

 

3

花园尽头的那棵桉树伫立

在最后一抹光中:

 

我们至今还不知道

我们已经失去了这一位神。

 

4

八月末的甩卖:过时的

夏季款。

转黄的叶子,腐败的花。

水泥路上的八月光线。

会流走的一切。黑暗中,

我跟着桉树回家。

 

5

风在星光下凛冽地吹。

 

每一片叶子都狂怒地翻飞,

为了帮助桉树

努力站定。

 

 

《一生》

 

你擦亮一根火柴,火焰刺眼,

我要寻找的,在黑暗中,火柴棒没烧到

你的手指之前,你无法找到,

而那时你已痛到忘记要找的是什么。

 

 

《上帝的屋宇》选

 

说到树的对话,

没有树加入,

就是犯罪,

而夜晚不过是一日的尽头,

如果渐逝的光没有离开

某些解释不了的事物。

 

风知道这个道理,

它就吹过

桉树的叶子,

星星则明白地显示出来:

我的心和我的手

不过就是彼此颤抖的影子。

 

 

《大教堂》

 

世界上最丑恶的

莫过于真理。

 

谁不想死得像

五月的雨落在丁香上,

沟里的野生胡萝卜?

 

只有狂热分子才不明白

他们其实知道这一点。

 

我飞过一月的黑夜,

在大雪覆盖的欧洲上空低飞,

一座又一座教堂

将影子投在大雪上:

 

我从未看得

如此清晰。

 

 

《公寓里的一景》

 

听起来像是大海的声音

是交通而已,在回家路上。

 

即便在我最沉的梦中,

我也知道自己在做梦,

 

正如生命知道

它不过是死亡梦见的醒着。

 

我时不时睁一下眼睛,

我想我能瞥见大海。

 

但是那只是一辆车

向我开来。

 

 

《到处睡》

 

我喜欢到处睡,

睡在外国的房间,

睡外国的女人,

听雨声敲击屋顶,

听香蕉树刮着檐口槽,

听水管汩汩地响,

隔壁房间扭开收音机的声音。

 

我喜欢听一个女人

开始用外语喃喃低语。

 

我喜欢异域风:

每一个房间都比之前更像异域,

每一个女人都比之前更有异国风情,

月色下的小院里老虎的低吼。

 

我喜欢

我爱上他人的状态,

 

我喜欢独自在黑暗中

 

听这一切。

 

 

《噩梦之后》

 

我醒来时,壶盖

还盖在水壶上,

食人魔什么都

没留下,只有奇怪的名字

在空气中回响。

 

床头柜上,书签从书里冒出来,

仍是我夹住的位置,

而我脚一掀下了床,

看到鞋带

仍在鞋子里,

鞋旁,是我的袜子。

 

床下没有鳄鱼,

门后

那只虎视眈眈的蜘蛛

早已不在。

 

我的头,我的手

都没有被人

分装在黑塑料袋里

拿走,

都还稳稳当当地连着我的身体。

 

我动起来也不会流血。

我的肚子里

也没有一点疼痛。

 

咖啡机稳坐在厨房柜上。

晌午的光透过

带花的窗帘漏下,

照着那台简单的旧咖啡机。

 

似乎都该清洗了。

看来就像

到了四月中旬。

 

水烧开了,

屋子听起来空空的。

 

我爱过的那些,

都已了很久了。

 

 

《十二月最后》

 

日子没有更短,

人生没有更长,

死者也从未更近一步。

 

再遥远也遥远不过

这低低的日光的影子里

写出的字。

 

 丹麦诗人诺德布朗特(Nordbrandt)诗十首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3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