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理查·威尔伯 Richard Wilbur 诗+札记  

2017-10-19 17:36:51|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威尔伯诗六首(得一忘二译)

 

美国诗人理查·威尔伯(Richard Wilbur)出生于1921年,2017年10月14日去世。发表2009年旧译以及一点札记,以示纪念。

 

  Orchard Trees, January

It’s not the case, though some mightwish it so

Who from a window watch the blizzardblow

 

White riot through their branchesvague and stark,

That they keep snug beneath theirpelted bark.

 

They take affliction in until it jells

To crystal ice between their frozencells.

 

And each of them is inwardly a vault

Of jewels rigorous and free of fault,

 

Unglimpsed by us until in May it bears

A sudden crop of green-prongedsolitaires.

 

  元月园中树

其实并非如此,虽说有人会这样设想,

看到那漫天暴风雪在窗外纷纷扬扬,

 

看那白色的骚乱冲入枯秃朦胧的枝干,

他们会想成树枝裹着兽皮,依偎着取暖。

 

而它们却忍受着折磨,直到苦痛凝结成

水晶似的冰块,令它们的细胞更僵冷。

 

就其内在而言,每一枝都是一个宝库,

那设计精致得毫无疵瑕,蕴藏着珠玉。

 

虽然我们的肉眼难以看出,而五月到来,

树杈上将有一片绿色突然地独自绽开。

 

  Under A Tree

 

We know those tales of gods in hotpursuit

Who frightened wood-nymphs into takingroot

 

And changing then into a branchy shape

Fair, but perplexing to the thought ofrape:

 

But this, we say, is more how love ismade—

Ply and reply of limbs in fireshotshade,

 

Where overhead we hear tossed leavesconsent

To take the wind in free dishevelment

 

And, answering with supple blade andstem,

Caress the gusts that are caressingthem.

 

   树下

众神的那些传说,我们都有耳闻,

欲火焚身时,吓得树仙们脚底生根

 

化作一个枝叶横生的形状,温柔,

令那强暴者徒有欲念但难以上手:

 

我们要说,爱要如何做,这是最佳说明——

热火朝天的影子下,肢体弯曲牵动着回应,

 

我们从头顶上方听到树叶摇曳躲闪,

委身于风,接受它恣意放任的拂乱,

 

接着便心甘情愿用细枝与叶片迎奉,

以抚爱回报那些抚爱她们的阵阵大风。

 

   Terza Rima 

 

In this great form, as Dante proved in Hell,

There is no dreadful thing that can’t be said

In passing. Here, for instance, one could tell 

 

How our jeep skidded sideways toward the dead

Enemy soldier with the staring eyes,

Bumping a little as it struck his head, 

 

And then flew on, as if toward Paradise.

 

   环韵三行体

 

用上这个雄浑的诗格,如但丁的《地狱》

所示,没有什么情境能恐怖到不可以

轻描淡写。眼前的例子就是现成的证据,

 

任人们描述我们的吉普车失控,撞击

那死了的敌兵,任他眼睛死盯着我们,

撞到他的脑袋时,吉普车稍微弹起,

 

然后就继续飞驰,犹如朝着天堂狂奔。

 

   Parable

 

I read how Quixote in his random ride

Came to a crossing once, and lest helose

The purity of chance, would not decide

 

Whither to fare, but wished his horseto choose.

For glory lay wherever he might turn.

His head was light with pride, hishorse’s shoes

 

Were heavy, and he headed for thebarn.

 

  讽喻

 

我曾读到唐吉诃德信马由缰

来到一个路口,为了不丢失

偶然之纯粹,他不愿自作主张,

 

往哪个方向,任由着马儿自己。

无论他现身何处,荣耀随之出现,

他昂着头,轻松骄傲,可那坐骑

 

脚底沉重,因为他前去的是马圈。

 

  To the Etruscan Poets

 

Dream fluently, still brothers, whowhen young

Took with your mother’s milk themother tongue,

 

In which pure matrix, joining worldand mind,

You strove to leave some line of versebehind

 

Like a fresh track across a field ofsnow,

Not reckoning that all could melt andgo.

 

   致伊特鲁里亚的诗人们

 

静默的弟兄们,把梦做流畅吧,吸取

母乳时你们虽然年幼,但也吸取了母语,

 

在那纯粹的母体中,世界与心灵相连,

你们都勉力要在身后留下一首半首诗篇,

 

犹如在茫茫雪野上踩出一条人迹,

根本不去想这一切终会融化、消失。

 

   Epistemology

I.

Kick at the rock, Sam Johnson, breakyour bones: 

But cloudy, cloudy is the stuff ofstones.

  II.

We milk the cow of the world, and aswe do

We whisper in her ear, 'You are nottrue.' 

 

   认识论

  一

约翰逊博士踢到石块,踢断了骨头:

可是啊,石头的材质如云一样软柔。

 

  二

我们给世界这头奶牛挤奶,一边挤

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你并不真实。”

 

【札记】

         美国诗人理查·威尔伯(Richard Wilbur 1921-)可谓是他那个时代出来的诗人之中一直坚持格律写作的诗人,例如这儿翻译的几首都是格律严谨的诗。第一首《元月园中树》第二首《树下》都是heroic couplet英雄双行体或英雄偶句(抑扬格五音步),第三首和第四首则是但丁在《神曲》中使用的terza rima三韵体(每一节三行诗中的一三行押韵,而第二行与下一诗节一三行押韵)。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出生的诗人,大多数是在五十年代崭露头角,而因为所受的教育和社会文化背景,他们往往要首先在格律诗上做足了基本功才能立足,然后大多数从格律诗转向了自由诗。有一些诗人因为各种原因可能因此就再也没有惊人之作,例如Delmore Schwartz史华兹、Randall Jarrell贾瑞尔等人都是才分极高的早殇者,而像W. D. Snodgrass斯诺格拉斯在第一本诗集《心头的针》获得普利策之后就再也没有像样的诗集。威尔伯是少有的几个一直没有转换到自由诗而能保持相当诗歌艺术高度的诗人,被普遍认为是当代最优秀的格律诗人。他在1957年凭借诗集Things of This World《此世万物》一举获得了普利策和全国图书奖两个大奖,当过美国桂冠诗人,1989年凭借《诗选与新作》再度获得普利策,2006年又获得了价值十万美金相当于终生成就奖的Ruth Lilly诗歌奖。

  我发现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直保持格律诗歌写作的人,最终都避开了所谓的私人化写作,这与这些诗人在什么机构无关。我所谓的私人化写作主要是说将个人私生活作为创作的起始点与着墨点,也许可以是一个落点,但主要是一个过程;亦即,我所说的私人化写作是一种为了自我救赎的写作,最典型的就是作为心理治疗的写作、自白派风格的写作。这样的写作,其目的不是为了替大众说话,训导大众,不是为了传达,而是为了表达。因此,格律诗似乎从形式上对情感进行了某种规范与管制,使得再极端的宣泄也必须顺着语言形式所预设的槽沟流淌,而反之自由诗(以及与之一致的“鲜活”语言)起码没有给情感提供一个传统格律所内置的形式限制。至于一个诗人是否情感泛滥,自然还是在于他自己了。所谓自白派的诗人,无论是塞克斯顿、贝里曼还是普拉斯,很多诗歌还是格律性的,起码是有相对严格的形式约束。

  我不是死硬派的格律主义者,我也不写什么押韵诗,但是形式对于情感的节制作用显然是存在的。我所说的格律,不是说一定要押韵,一定要遵守古诗词,而是说要有一种sense of form形式感。我不是汉语诗歌的专家,但是在《诗经》那种古朴复沓的歌谣形式之后,诗歌因为社会需要,形式上越来越走向规范,必然有其自身的艺术规律。唐诗之后,是宋词;词,长短句,造就了很多很滥情的作品,而正是在词的格律逐渐固定之后,才产生了很多格调高的作品;同样,元曲也是如此,因为其面对普通观剧者,因此少不得有一些粗俗语,而往往是不带表演性质的单独小曲更具有艺术性。也许这一条线可以用来思考诗歌情感与形式的关系以及相关方面。

  这里可以和这样的经典论述进行参照一下。英国浪漫派的大师沃兹华斯有关诗歌的表述中有两句这样的话很值得思考。其一是:Poetry is the spontaneous overflow ofpowerful feelings: it takes its origin from emotion recollected in tranquility(诗歌是强烈感情的自然溢出:其始源是宁静时重拾的情感)。其二是:What is a Poet?... He is a manspeaking to men… (诗人是什么?——他是对众人说话的一个人)。首先,我要说的是,浪漫派诗歌强调了个人的感情,这使得浪漫派诗歌不是古典主义那样的以理(理性、理智)服人,而是要感染(动之以情)。但是,其一还是暗示了诗人无论多么激动,都不可以在激动状态下写诗,也就是不可以滥情、矫情;子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是谓教化。因此,这个英国浪漫派诗人说诗人就是对众人说话的个人。显然,沉迷于个人的私写作是不能胜任这种工作的。这里,正如雪莱在《为诗一辩》中所说,Poets are the unacknowledgedlegislators of the world 诗人是这个世界无冕的立法者。无冕,可能是不被这个society社会承认unacknowledged而已,但是依然是这个世界必须接受的。这一传统最终在诸如爱尔兰的Seamus Heaney希尼(《良心共和国》)、波兰的Zbigniew Herbert赫伯特(Mr. Cogito吾思先生)等人(包括一些女性主义诗人)的诗歌中继承了下来。希尼所谓的对舌头的管辖主要的目的不是指责私人化的写作或者说诗歌政治化的问题,更多地是指向个人如何政治化,说到底还是作为一己的诗人如何对众人说话;因为一个人一旦写作,进入了阅读视野,就必然是政治化的(不是狭义上的政治)。

  私人化的写作总是有易于一不留神就陷于滥情矫情的阴沟,而无论人还是动物都易于被刺激性的味道作出一种兴奋反应,虽说这种反应往往是短暂的,而且长期暴露于这种刺激就会具有抗药性。也许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有些诗人结果只能越写越大胆,越来越出位,得靠刺激眼球来求生。中外都有。

  然而,有时候是人们似乎在照顾着作为普通读者的我们,于是在所谓的诗歌不得脱离大众的幌子下,越来越迁就普通读者。我丝毫没有鄙视普通读者的意思,而是说如果我们的诗歌写作是为了迎合读者、逗趣搞笑、造就虚假繁荣,那么没有必要。诗歌本来就是不应该与畅销小说相提并论。这不是说诗人必须不是人,我作为一个热忱的诗歌读者,从来就不喜欢读没有个人情感的诗歌,但是作为一个诗歌学者或者诗歌作者,最令我着迷的往往是那些诗艺高纯的诗篇,从内容到形式的完美结合,语言值得反复咀嚼而且余味无穷。我相信这第二点是很多非专业的诗歌读者所不能欣赏得到的层面,而正是这样的诗歌才促使了诗歌艺术的不断进步(我不是说诗歌内容的不断扩展)。

  早已经意识到这些文字放在这个翻译之后是多余冗长的了。回过来吧。这几首诗歌都可谓是很传统的抒情诗,一个人对众人说,带着一种其实人人都可能有、起码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智慧,然而这些诗不是为了说理而说理,而是首先要有技艺,开始从意象深入或者最终进入意象,情感与形式之间张弛有度,象与理相辅相成但又难以拆解,因此才使得这种象进入了一个象征体系。这其中没有我(不是私人化的写作),只有我们,这似乎是要将读者平等地纳入这种感受之中,然而只有诗人才能如此精致的表达出来,或者传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