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习惯了一种一贯   

2017-08-07 09:20:48|  分类: Lavish 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惯了一种一贯

  ——在上班地铁上又读柏桦赠诗《拣尽寒枝》

 

今晨路湿,湿于露,仍是一贯的并无寒意。

天府国递来消息,有关于心情和方言,

在这一端转换为节奏与音低,

属于母语的欢喜只弥漫于内心,

可类比为雪菜、韭黄、茶干与茭白的嚼劲与回味。

无论如何,热带的颜色嘈杂得丰润,

而其间有气根如下垂的天线,

稀疏的青灰色,连接上一条闪亮的路,

通往古老世界的遥远记忆,在深处。

此刻,阳光划过树梢群岛间的薄雾,

以啪嗒啪嗒的蹼足,越过跑马场,

可它怎么能化身为瀑布,毫无蓄谋就灌入了

地铁窗,悠然地习习地摩挲男女的前裆?

一贯的单调声中,该有的似乎都有了,

缺什么,不足为人道,犹如一个人的天气。


注:1) 气根,热带雨林中的一些植物暴露在空中的须根,用以呼吸和吸收空气中的养分。

2) 新加坡的跑马场在西北部,地铁站是克兰芝Kranji此地名音译自马来语,原指一种罗望子树。

3)“连接上一条闪亮的路,通往古老世界的遥远记忆”化自日本女诗人左川千夏的诗《幻觉之家》中的句子。

       201787


附柏桦兄赠诗:

 

拣尽寒枝
——因读得一忘二诗歌所写并寄赠

新生窄笑为了珍惜,而非拘谨;
新生感觉了新加坡清晨好凉意:

一群宽额的诸子鲦鱼或者
耳环——这就是自由自在!
契诃夫?还是我们年轻的妈妈?
大陆昔日下午两点正好敲壳转。

有个和尚叫杯渡,与成都无关,
黄昏一来,言之寺就不谈命理
鸟儿就会飞到我的头顶,依偎……
可偏偏有一本书叫:拣尽寒枝

注释一:此诗起首窄笑是来自读诗人得一忘二博士的一首诗《期期言》辑二中宽阔的笑……”
注释二:一群宽额的诸子鲦鱼耳环——这就是自由自在!见贾植芳翻译的《契诃夫手记》。
注释三:敲壳转是重庆方言,意思是用食指或中指的骨节敲打别人的头,这个动作叫敲壳转。
注释四:言之寺,也是从诗人得一忘二博士的一首诗《期期言》辑二中读来。
注释五:拣尽寒枝,是说刘小枫的一本书的名字。

         2017年2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