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格丽克《喀耳刻的巫力》   

2017-08-23 18:28:23|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喀耳刻的巫力

      露易丝·格丽克 [得一忘二  译]


我从未把任何人变成猪。

有些人就是猪;我让他们

有了猪的模样。

 

你们的世界令我厌恶,

它让外表伪装内在。你的人并非坏人;

没规矩的生活

就那样糟践他们。作为猪,

 

他们经过

我和女伴们的照管,

眼看着就赏心悦目了。

 

然后我逆施咒语,向你展示我的善意

和巫力。我早就看到

 

我们在这儿可以过得幸福,

像凡尘男女一样,

在他们需求简单的时候。这话一出口,

 

我就看到了你的离去,

你的人凭借我的帮助,勇渡

汹涌咆哮的大海。你以为

 

几滴眼泪能令我烦忧?朋友,

每个女巫师的骨子里

都很实用主义;不能面对局限,

就不会看到本质。若我只想把你留住,

 

我能够把你扣留成囚徒。

 

  Circe's Power
      Louise Glück

I never turned anyone into a pig.
Some people are pigs; I make them
Look like pigs.

I'm sick of your world
That lets the outside disguise the inside. Your men weren't bad men;
Undisciplined life
Did that to them. As pigs,

Under the care of
Me and my ladies, they
Sweetened right up.

Then I reversed the spell, showing you my goodness
As well as my power. I saw

We could be happy here,
As men and women are
When their needs are simple. In the same breath,

I foresaw your departure,
Your men with my help braving
The crying and pounding sea. You think

A few tears upset me? My friend,
Every sorceress is
A pragmatist at heart; nobody sees essence who can't
Face limitation. If I wanted only to hold you

I could hold you prisoner.

 

这首诗基于古希腊神话中巫女魔法师Circe喀耳刻与奥德修斯的故事,以喀耳刻的口吻对奥德修斯说话。奥德修斯特洛伊之战回国途中,路过喀耳刻的驻地,部下吃了喀耳刻的美味食物,啃一口魔杖,就会变成猪。

古希腊瓶画(vase painting)上关于这一段的描绘。


格丽克《喀耳刻的巫力》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下面是把瓶上图像展平的样子。此图中间拿着钵子的是Circe喀耳刻,图最左边反方向的是奥德修斯的副手Eurylochus尤瑞洛克斯,他发现了问题,赶快跑去向奥德修斯汇报。

 格丽克《喀耳刻的巫力》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下面这一幅是奥德修斯拿剑威胁喀耳刻,因此喀耳刻的钵子和魔杖都掉了下来。

格丽克《喀耳刻的巫力》 - 得一忘二 - 得一忘二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