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诗生活》的同题诗《桃花夭》   

2017-04-18 00:34:01|  分类: Mating 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在诗生活网多年,主要是在翻译论坛打杂,现在论坛式微,做的事也就少了。平日很少参加诗生活的诗歌活动,被要求写同题诗,因此有了下面这首《桃花夭》。感谢诗友余小蛮的解读。我对小蛮评读的看法是:“小蛮评读有一种非常直觉的体悟,这显示出小蛮作为诗人所具有的本质上的诗感,非常敏锐地捕捉到许多形式主义批评家所忽视的诗意与诗创造的个人性与情感性维度。” 原文链接:存。


   桃花夭

       得一忘二

 

那一片粉红应是天外来的,它成形于人心,

因此眼睛一见,便立即转向高远,犹如

要躲入背后的空灵,这似乎就是明证,

而我们也只是错落在人间。整个三月,

我们忙于脱衣穿衣,而现在三月将尽,

身体之外有云如烟弥漫,升降不明,

城市所有的墙都在消融,办公路的迷宫

只剩下废墟似的基座,小草如蝇如蜂。

 

顶着冬天头发的人们还没有适应,犹如

突然面对宽敞了的自我的大厅,每一条

神经都伸展成气根,向着窗外,就是向你而生,

向着活泼的水而永生如众生,观注也便

如水如风,如你苏醒的舒缓的疏疏的展开,

以及你纷纷扬扬的喜极而泣:桃花夭夭。

 

余小蛮的评述:

桃花第六朵,是得一忘二的同题诗,是一首十四行诗。

得一兄的诗,有很多属于自己的特点。比如,目光般流动的视角,意向的细化,和内部的逻辑,以及特别的语言方式。

他先用目光当摄像机的镜头,看整个花海——那一片粉红应是天外来的,然后目光回到生活里的日常,三月里,我们忙于脱衣穿衣,然后是城市所有的墙——在消融——办公路变成的迷宫——小草,应是路边或草坪的——顶着冬天头发的人们——自我的内观,神经丛如气根——桃花夭夭。

这个桃花夭夭,应就是诗经里的桃之夭夭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前面几朵桃花夭同题诗,或借物咏怀,托物言志,或象征、隐喻。得一兄这首十四行诗应是最贴近诗经《桃夭》的本意了,那就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祝福。可能这眼前的桃花让他想起某位知己,或某位正当好年华的女性朋友,也或是一个假想的灵魂之爱的对应(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而这种爱应是一种疼惜和欣赏,思念或慰藉,是过滤掉占有欲望的纯粹的喜悦之爱。他像是先带着她看了那一片应是天外来的粉红,告诉她,它成形于人心。很委婉也很含蓄,既不肯直接说出那个字,又让她觉得出他的心意:他是在时刻关注时刻惦记她的。他还加上了注释:因此眼睛一见,便立即转向高远,犹如/要躲入背后的空灵,这似乎就是明证,/而我们也只是错落在人间。有一些爱,是不能朝朝暮暮的,注定是高远和空灵的方式。因为我们的现世,错落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空)。

接着,他又说说自己的现在:整个三月,/我们忙于脱衣穿衣,而现在三月将尽,/身体之外有云如烟弥漫,升降不明,——三月后,桃花开得如梦似幻,让得一兄也开始恍惚起来。越是这样美丽灿烂热闹的桃花面前,越是想念远方的人吧。脱衣穿衣,看起来是说冷热不定的春季乍暖还寒,实际指向是从身体到身体之外。他幽幽地行走于家和办公室的路上,街上的景象让他感觉一切都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含糊的,比如城市里所有的墙在消融,这暗示他希望和她之间的隔断消除,距离(无论内心的还是物理的)消除;办公路的迷宫只剩下基座,可能是期待假期吧。如此,他开始强烈地自我质疑,内观。被冬天束缚住的人们,忽然进入解开束缚的相对自由宽敞的自我大厅(又开始指向了身体内部)。而因为自由,才能解开一直紧绷的神经丛,像大树的气根那样舒展。如果能够自由,就会向她(象征美好和爱的桃花、知己、女性朋友、或假想的灵魂之爱的对应)而生。

冬天头发,这里插一句,这就是得一兄有特点的语言方式的表现。冬天和头发本来没有什么联系,但我们想象一下画面,冬天什么都硬邦邦的,人们的头发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会显得有点落寞感,蜷缩感。很难看到冬天有蓬勃生机的头发,那么顶着冬天头发的人们这个画面就是,街上的人们还没来得及解开冬天的封印,还依旧麻木和蜷缩于狭小的身体的壳子里。还有一种可能:冬天满是冰雪,树木光秃,树叶早已凋零——冬天头发是指向霜雪般的白发(或日渐稀少的头发),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一种不再年轻日益苍老的唏嘘,当不再年轻的诗人看到美好如精灵般的桃花,更多了一些疼惜吧。自我的大厅,应是指我们解放了禁锢后,相对自由的灵魂空间变得更大了。我想得一兄是放下了一些世俗意义上或所谓的道德层面的捆绑和自责。

活泼的水,是万物生养的源头,是滋养的,是象征生命之水的。永生如众生,这句很有重量。当一个人把爱的沉重感剥离,变得更加自由和喜悦时,这爱就永生了,世俗意义上或所谓的道德层面的捆绑和自责,以及不断引发一系列因为日常磨损而日益消减的爱,剥离开红尘之中难免出现的种种欲望后,变得轻盈喜悦,流向活泼的源头,生命之水,成为永恒,成为红尘众生中的每个人,所有人。这爱就是永恒之爱,也是众生之爱,是每个人都面临的困扰的挣扎的解脱的痛苦的喜悦的爱。对她,对爱,对这一切的关注,此刻化为天地间的清风,流水,春天,万物。而后一种冬天头发指向若是指日渐衰老的诗人面对自己所呵护喜悦的她(象征美好和爱的桃花、知己、女性朋友、或假想的灵魂之爱的对应),被生命中的美好唤醒,舒缓的疏疏的展开自己的气根,扎向大地。得一兄定居在新加坡,这也暗指了他旅居的流浪感、无根感。

在最后,是一种释然,一种祝福和喜悦。桃花夭夭。

得一兄的诗有趣的地方就是在他的不确定性,一首诗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并且前后也都能一一对应,我刚才解读这首诗,就已经有两种方向(他和她),一种是距离上的差距,另一种是年龄上的差距,还暗含了一种虚拟。在下一段,气根也有另一种可能,神经丛伸展的气根也可能代表了更多的想念和缠绵,是潜意识里的一种抓住,是想紧紧缠绵的无尽渴望。桃花纷纷扬扬的开,像桃花的那个人你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