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旧作一首《暖色调的房间》   

2017-02-27 23:47:36|  分类: Lavish 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色调的房间

 

吐纳功将语言注入毛发之根,对每个他人的嫉妒都挂在画框中

微秃的扫帚,斜倚窗前,西岭又添新雪了

床上没有人,甚至没有自己,只有一个名字吸附在天花板上俯视

那也是一个情人,将眼前爱成了遥远

 

两套骨头并排摆在床上,无法合缝,像黑白格子的纸上

白色的粗线条的交缠,视错觉下的重叠,马蒂斯式的舞动

它们的肉身也无法分辨

世界不是按照距离排列的,这不是上帝的错,他的逻辑可以无理

 

那花盆中插着几支彩色玻璃管,被保鲜的羽毛勉力呼唤,无声的

维多利亚时代的雪花球,天使从不妄称玫瑰之名

承认这一点吧,看微笑被拉长,眼睛超乎寻常地大了,像肉欲的嘴

认了这一点,就会看到一滴清透的珠子从羽毛上滑到羽管

 

那字眼从眼中流出字音,像冰箱中端出的一颗草莓,那肉纹欲滴

悬在半空的夏洛特看着墙上的字消失,瞥见

细腰的精卫飞过烟囱,从此“我们再也感觉不到它下面的大地”

是的,他们活着,他们没有可预见的相遇

 

他们啜饮清晨的黄金而郁积彩云的丝线,无法沉没也无法飞翔

自己是自己体内的浮游物,孔明灯飘在心中,隐秘而鼓胀的暖意

彩虹桥下望见另一座桥洞下一对情侣相拥成弧线

低头,转头,向着一张床,呼唤一个从未喊过的名字

 

想象的床上有真实的人,展示在那橘黄的房间中

那空间无法稀释的渴望令颜色更加浓郁,所有的光都不是自然的

梵高闭眼看星云的乳房,耳朵飞旋,飞成了鸦群,眩晕症的梦

等待钟声带来一阵终结颤栗,如仰望星空流泪的欧南,从此只记得温水和麻木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