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策兰诗4首  

2017-11-09 02:53:49|  分类: Teasy 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译文是2010年10月和2011年1月的试译】

  策兰诗四首

                      得一忘二 译

 * *

痉挛,我爱你,鸾音,

 

精液溅抹的人啊,摸墙

于你狂喜沟壑的幽深,

 

你,永在的,未被永恒,

被永远了,非永生的你,

 

谛然,

 

我进入你,入你深处

吟诵骨杖的伤痕乐谱,

 

哦红中之红,被弹拨

到阴毛后的远处,在洞穴,

 

眼前之外,圆周之周

那经典轮唱的无限之无,

 

你向我投掷九曲的

缠结的

战利品牙齿缀饰的

滴水花环。

 

Spasms, I love you, psalms,

 

O semensmeared one, feelwalls

deep in the gulch of you exult,

 

You, eternal, uneternitized,

eternitized, uneternal you,

 

selah,

 

into you, into you

I sing the scarescore of the bone-staff,

 

O red of reds, strummed far behind

the pubic hair, in caves,

 

out there, round and round

the infinite non of the canon,

 

you throw at me the nine-times-

twined

and dripping wreath

of trophy teeth.

 

【按】我不懂德文,但这个版本(Nikolai Popov & Heather McHugh夫妇英译的glottal stop: 101 poems by Paul Celan)是我读过的几本策兰诗文英译本中最令我叫绝的一本。策兰的语言:并置与旁伸,隐曲与指向,复沓与缄默,质感与柔软。我曾私下在阅读时记下某些词句的可能译法,但几乎没有做过一首完整的策兰诗歌翻译,而且我坚信自己无论参阅多少英译版本,也不能翻译他。对这个译本的喜爱,哪怕仅仅从英文的角度来看,也值得推荐。因此,对一个朋友提到这首诗中的几行,然后又抄了几行,一边抄,一边述说这首诗的好处。最终,竟是禁不住自己的诱惑,为朋友翻译了这首诗,因为是为了一个人而翻译,也仅仅只对一个人负责,所以就有了一些不必顾及阅读大众以及翻译惯例的自由。

 

* *

 

I know you: you’re the one who’s bent so low.

You hold me—I’m the riddled one—in bondage.

What word could burn as witness for us two?

You’re my reality. I’m your mirage.

 

我知你:你便是将身体俯得极低的那位。

你拥住我——被射穿了孔的我——被缚的人。

什么词可燃烧为我俩的见证?

你,我的现世之实在。我,你的海市之空幻。

 

 

致吉赛丽

[巴黎] 195217日上午10

迈娅,我爱,只想能告诉你,我多么想这一切长久不变,为你我永驻,永远如此。

你知道的,每当走向你,一种感觉便油然而升,犹如我正离开一个世界,耳听身后有一扇扇门关闭,一声声,无穷数的门,通往这个由误解、虚假的清晰以及支吾构成的世界。也许还有其它的门,为我存在着,也许我还未再度穿越那杳阔无边之境,没有再遇铺展其中的零落符号的网络——但我正在接近,你可听到了我,我正一步步接近,那节奏正在加快——我身感心动,那些欺诈的灯火渐次熄灭,撒谎的嘴巴流着口水闭起,再没有言词、再没有噪音,再没有什么能阻遏我的步伐——

我很快就会到那儿,在你身边,只需一刻,只需一秒就能举行时间的开幕礼。

保罗

 

【按】吉赛丽是策兰的妻子,于1952年底结婚。

 

 * *

别把名字签到

世界之间,

 

要翻越

意义的复本,

 

信赖泪痕,

学会活着。

 

【按】这首诗是策兰死后刊出的一首诗,最早收入1991年法兰克福出版的全集。

 

Don’t sign your name

between worlds,

 

surmount

the manifold of meanings,

 

trust the tearstain,

learn to live.

 

  以上三首选自Nikolai Popov & Heather McHugh夫妇英译的glottal stop: 101 poems by Paul Celan (Wesleyan UP)

 

 

你是我的死神;

你,我能拥有,

其它一切皆决绝而去。

 

You were my death:

you I could hold

when all fell away from me.

    选自Pierre Joris编译的Paul Celan: Selections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