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彼时片段  

2014-09-11 23:29:02|  分类: Lavish 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彼时片段

一   

只记得一次

深夜醒来

窗外的风声呼啸

父亲的鼾声从风的间奏中挤出来

在眈眈的黑暗中

我沉得很深

飘不起来

那恐慌

堪比一种期待

 

春寒夜

偶尔拿到手电筒的欣喜

光束蹿升进黑夜

我不知它

消失在哪个高度

像我的无知

 

小河岸上有雾

清冷

若我躺下,我的记忆

会不会散发雾气

青草很少,也已被遮

水边总会有几株较高的水草

即便记忆没有骨髓

即便记忆的骨头外壁会渗出水

 

光束的神秘之雾

手抄本《少女之心》中表哥昂然

冒出热气

《第二次握手》的船头上

离去的女子挥动丝巾

我最初的感伤

从黄昏到午夜又到了凌晨

转眼间多年后

归来人听谁叨念“应是绿肥红瘦”

 

而妙玉

会不会移步槛外,卷帘

看墙上的狗尾巴草

头重脚轻

 

时代总在造就

自卑,尤其是我的浪漫

刚刚将冲动搭上幻想的蛛丝

就被饥肠荡漾的风

扯断

两公里外的河道上

偶尔的船帆

总胜过雁阵

而如今飞机也载不动那时的一点点生活

 

我未在深夜唱歌

深夜不唱歌的也不是我

深夜独坐的不止是我

深夜的我不止是我

那时我比现在更知道

我是不是我

此时,我,不知道,是不是

     201498日,11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