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断流050  

2013-10-01 01:34:35|  分类: Broken 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Broken Flow: A Love Story

人生有限,这就决定了任何一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必然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失败;这并是一种悲观主义。
人们之所以还义无反顾,其实只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只是一种坚持,一种对虚妄也不能放弃的。
因为知道自己能力的限制,所以越是在乎一份情感,
就越是小心谨慎,越不敢将哪怕再深沉再浓烈的情感
视为理所当然。有的人会因拥有一份情感而显摆高调,
兴高采烈,忘乎所以,这份天真着实令人喜爱,
那么单纯地快乐着,真好;
而在有点城府的人看来,则又会想,
总有一天他们会认识到人世丑陋的庸俗啊。

另有一些人一点不敢忘乎所以,越是在意那份情感,
就越视之为一场梦幻般的额外之喜,
除了偶尔的窃窃自喜,大部分时候
就会像某人说的“低到尘埃”。
对于他们,要是真的哪天失去了那份情感,
他们也只能不动声色,
因为原本那份情感就已经是意外的财福了。
悲观主义是他们的骨髓,只是
偶尔他们也一样会伤到骨头。
同样是这样的人,心中的矛盾纠结也从不会中和,
即便心中的占有欲再强,也不能明白地表现出来,
反而会以另一个自我开导自己,因此
从不会显露或者表现出妒忌。
结果呢,便是以一种大方的姿态
说自己总觉得自己多么不够好,
言下之意,哪怕哪天对方不能坚持下去而离开了,
他/她是能够理解的,这样看起来是一种放手,
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怯懦,一种不主动承担。

我们的男主角恐怕就是这后一类人吧?
在我写出以上文字之前,我已经有很久没有找过他了,
我以为他一直在让他静静地反思,
所以我也不写出文字干扰他。
他应该已经反思很久了。
这期间他活得像一个正常的人,
只是再没有出来和我对谈,
他也几乎忘记了他应该联系的女主角。
只是我是知道的,他是一直没忘记的她。
他怎么可能忘记呢?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而他还活着,她也还活着。
他甚至相信她不仅仅活在远方,
还活在他切身的空间中。
也许,他这一信念是一种妄想症,
然而甚至我也相信,这种妄想症
不属于虚妄,而是一种真诚,一种执着。
只是我需要思考我男主角的出路:
他要执着到怎样的程度,才不至于变成一种迷误,
才能令人尊敬,而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似乎有点无法控制他的行为和思想线索。

他辞掉了正式工作,将自己关闭在自己的小书房,
只是通过电邮接一些网上临工,做一个宅男。
偶尔在夜晚出门,去附近湖边的树林散步,
开始练一练自创的静立功。
有时,他闭目站在树林中的空地,一站就是十多分钟,
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想着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有想。
这时候,我知道他是一个修心养性的人。
然而,我还知道,他在那样的时候,看到她的影子在林中,
犹如回到了19世纪的传说,他最近沉迷的一种occult。
他站立着,满脑子四大元素的精灵,
他似乎要招引它们围绕着他,
他似乎能够看到自己的欲望在树上生出寄生的藤蔓。

我知道他是一个热切的人,或许
可以断了色欲,但无法了情欲。
我还让他自己也相信(我不知道
这是否令他永远无法调和内心):
情欲原本就是世上最难断
因而也是不必断的欲念,虽然这确实是烦恼的根源。
烦恼是人生意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生需要一部分烦恼以便保持适当的沉重,
否则人生就会太轻,而那将是无法忍受的;
正如昆德拉在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中创造的Tomas。

最终拯救Tomas免于被现实政治吞噬的
正是一种情欲,只是这情欲不是对任何女人的
unfocused(没有专性的)情欲,而是一个人
被另一个人激起并为了这一个人的情欲。
Tomas的成长在于,他刚出场时的花心就是
通常意义上的花心,是在每一个异性身上看出一种吸引,
而且都是美好的,但是这种吸引太sexuality-based(以性为基础),
也就是太与人的生物本能相关了,
而逐渐地,他越发将那种花心的基础提高,
随着灵魂的成分越来越浸入之中,他也就越来越无法承受
自己没有锚定的漂浮式的花心(情欲)。
原本,他以一种浪荡漂浮在现实之上,
而今他以对于一个人的现世的爱鄙弃了现实,
以爱的重负挤压、代替或平衡了政治看似暗无天日的压抑。
他抱着她站在自己的脚上跳舞,
这是爱与重,爱的重,这种重是对于现实的抵消。
然而,他仍然无法知道他们能否跳到门外,
他们一直在转着圈子,对视着或者闭目跳舞,
无法区分舞蹈与舞者;舞是惟一的永恒。

情欲给他带来欣喜,而他专注于她身上的情欲已上升,
无法转移散落到任何别的女人;
他要么将她深深埋葬在记忆中,或转化为文字,
要么在适当的时候再度回到她的世界,
无论以哪种若隐若现的方式haunting她。
然而,我仍然在纠结着:他如何才能
像一个充满情欲的君子,但保持着一种高贵的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