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谈谈“说出”  

2012-08-23 00:48:19|  分类: Flouting 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出

说出的话能够把所要表达的内容变成一个物体吗?

罗密欧Romeo如此回答朱丽叶Juliet

   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My name, dear saint, is hateful to myself,

   因为它是你的仇敌;Because it is an enemy to thee.

   要是把它写在纸上,Had I it written,

   我一定把这几个字撕成粉碎。I would tear the word.

他说如果把名字说出来,就等于将名字变成一个物体reified(物化),使它和他分离,

变成一个独立主体(entity),那么他就会将它撕碎,也就是让它从此不再存在。

可是,说出来的也只能是一个有所指但本身毫无实质的符号。

这就是语言学上对符号的所指signifier与能指signified的区分。

现代语言学的创始人瑞士人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 1857-1913〕的这个区分

可说是现代哲学的基础。也就是说,我们所谓的任何一个名称

其实都是一个任意arbitrary指定的符号而已。

这个东西在中文中是这样的字,在其它语言中是其它的字,这没有什么;

如果一开始我们将这个字写成,那么这个形状的符号

就会被我们认为和现在这个形状所联系的意思一致起来。

当然,中文的特殊性在于,我们的文字本身是图像转化过来的,

因此这个爱字和哀字有着某种不可分享的内容。

朱丽叶说: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要是换了个名字,By any other name

     他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 would smell as sweet.

当然这也没有什么。

朱丽叶相信人人都同意玫瑰的芬芳对于每个人是一样的,这也没有错;

问题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同样的词表达那相同的芬芳么?显然没有。

当我说出一个表达那芬芳的词之后,芬芳被那个词带走了,

人们从那个词中闻出自己感受中的芬芳。

于是,那种芬芳再不是我所欲表达的芬芳。

这就是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death of the author “作者之死

再回到

我们所联系着的概念与其它语言中的某个词所联系的意义一致吗?

例如,我们现在说的,与林黛玉心目中的一致吗?

有一个翻译家说了一个玩笑话:林黛玉是不说I love you“我爱你的,她会说人家喜欢呢。

当然,谁和谁的都不一样,但是必须有一样的地方,否则我们无法交流。

然而,也许正因为我们假定别人和我们分享着同一个意指signification系统,

所以才导致我们之间的误会和不可沟通。

大到国际政治上的概念,例如中国坚持说民主人权等概念绝非美国所界定的,中国也有权界定。

小到我们日常的交谈。流行歌曲里有一句:你给我的爱不是爱。

我们还是需要说出吗?需要命名么?

当我说出一个名字,当那个名字不同于你曾经听到过并且接受的名字,那么我已经在立论了。

不过,我只有utterances说出,而没有discourse论述。

我改变了一个名称,也就改变了那个名称所指的意义。

说出是一种命名,说出是一种命令。

从这个角度来看,诗人的描述从来都不是为了inform告知。

 

按:这是2005年3月4日的一个札记。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