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说话  

2012-03-31 01:15:16|  分类: Flouting 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S聊天,很久没有视频了。说起前一阵子的事,也说到某与某的分道扬镳,
我说曾经和某人说过,我说就我长这么大,也不至于听风就是雨,倒是有些人
总是将任何人都分为非此即彼,很不成熟。
S说,其实她在这边那么久,也并不能说有什么朋友,而我算是一个朋友了。
写到这儿,想到昨天和YL聊天,挺喜欢的,很别致的一种情感,大概是基于
之前的基础,虽然那种基础已经将我们的关系固定在某个层面了。
这几日,心情有点不很宁静。昨天和RT有点争执,我也知道主要是我的原因。

语言,是有肉质性的,假若语言能够传达什么,这种肉质性是可感的一个关键。
中国古代两性之间不说爱,而说疼,这与西方基督教的爱,也就是没有肉体性的爱不一样,
中国人的疼作为爱,是两性之间一种平等的感受,如今我们说体验体会体识,都有体,
古代称之为体贴入微,是真的有身体的贴近。疼,是一种通感,以身体表述情感和心理。

中午收到C邮寄来的两本《中国诗歌评论》,转交一本给T。
XM要组稿给《中国诗歌》,因此给她五首。
晚上去Hwa Chong听当地四所大学的招生说明会。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