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摘抄与碎思  

2012-11-04 22:15:47|  分类: Flouting 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来自我的一张纸。一半抄录,一半我的思考。
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下的了。

J. Hillis Miller是一位Yale Deconstructionist(耶鲁学派的解构主义者),
他在Fiction and Repetition中就叙事与重复的意义
(重复,当然是德里达的观念)写道:
布莱的“意识批评”与新批评不同,不执着于文本,而是作者总体意识,
作品body是作者整体意识的不同面貌和方式的展示或显现。
文学批评的目的不在于阐释、评判个别文本,而是完整界定坐着心灵,
找出作者内心原初的整体。(页3)

重复repetition还决定了作品与外部因素多样化的关系,
这种关系的方式成为共性。

如何重复?
可以是keywords (关键词),image (意象),emblem (寓意图)
终于达到某种题旨motif的意义,这样来分析一个流派的形成模式。
一组人代表-显示一个时代的风格period style,不仅仅是主题而且也是style。

所谓confessionals 自白派,也许本身并不构成一个流派,然而
某种文本策略形成了诗人诗作与社会的关系,从而构成了自白派;
尽管这一被归为一个流派的诗人自己不会认可。
作为一个团体,他们自以为各各不同,但确实只是围着一个核心各有侧重而已。
Robert Lowell侧重个人与历史(以家族史为中心)的关系;
John Berryman侧重个人与自己(以自己为中心的家庭)的关系;
Theodore Roethke侧重个人与家长(父亲以及作为长者的女性们)的关系;
Sylvia Plath侧重女性个体与家长(家族中的男性)的关系;
Anne Sexton侧重女性个体与自己的关系。
两位女性非常特别,几乎没有追溯自己的家庭史。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