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惹尘埃  

2011-07-04 01:23:51|  分类: Mating 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源起:见到一个帖子,谈的是一首汉语诗的英译,原帖只给出首四行,如下:
  他们乘高铁专列几十万人去围观樱花 
  我们三两个坐慢车晚点到达桃源 
  火车在常德郊外停顿、等待 
  桃花在暗中绽放 
初译:
  Rushes into high speed rail, millions of throngs to visit cherry blossom  
  Stopping now and then, Late Local train takes us several to Peach-blossom town
  It stops in the suburb of Changde city, waiting still
  Peach-blossom is blooming in the dark
编辑将以上语法错误修改之后,修改者的润色加工版:
  
They rush into high speed rail, millions of them, to see the cherry blossoms  
  A few of us take a local train, late in arriving at Peach-blossom town
  The train stops in the suburb of Changde city, waiting 
  for the peach-blossoms to bloom in the dark
讨论:
1, 有无修改必要?
2, 修改结果是否是脱胎换骨的改造?
3, 看了初译之后再看是否“贬损”了初译译者?
4, 大家可以探讨一下这种情况是否应该将修改者列为合译者?

我的回贴一:
我是主持翻译论坛的,原本与这个无关,但是每每看到中英对译,总是比较有兴趣讨论。在此,我仅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两个译稿(只是就事论事,不针对译者,再说了翻译永远没有完美的时候,翻译就内置着失败,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我还是坚信翻译有质量上的好坏)。

Rushes into high speed rail, millions of throngs to visit cherry blossom
(且不说用词是否恰当,就谈语法吧。第一行没有主语,而rushes用动词第三人称单数,尽管这个语法错误是不能接受的,但一定要说省略了主语的话,主语也只能是一个他/她/它;后半行主词是millions of throngs很奇怪,millions of 数百万的,后面只能接名词,那么假定throngs是名词,而throng作为名词的意思是“群(集)”,于是这个短语假定是可以接受的,意义是“数百万人群”,后面用to visit去访,还不成句子。假定throng是动词,那么就是“蜂拥(to visit 去看)”,也许throng用第三人称单数s,和rushes一致了,但是仍然没有主语,而millions of不是名词短语,即便是的话,也不可能用第三人称单数。就算不看译文的语法错误,直接按照语意回译成汉语的话,这一行可译成:匆匆进入高铁,数百万的蜂拥去拜访樱花。  

Stopping now and then, Late Local train takes us several to Peach-blossom town
这一行如果是原封不动复制过来的话,首先就有大小写的问题,中间逗号,后面不可能用Late Local这样的大写,基本语法概念;stopping用ing形式,表示这一动作是一个谓语动词的伴随动作,其逻辑主语也就是这一句的主语,那么也就是Local train了;stopping now and then的意思是“时不时地停止”或“走走停停”不知道是翻译原文的哪层意思,如果是说慢车,那么大概是汉英词典的释义吧,而Local train应该可以暗示是慢车,而根本无需这个stopping now and then,除非要强调走走停停这一动作本身的影响;takes us several火车携带着我们几个,这里的us several好像很Chinglish哦;而这里的晚点到达没有翻译出来,Late Local train中的late意思只会是晚班车,而不是晚点。

若我是编辑,看了两行基本就决定不会用了,因为错误太多,语意比较混乱不清,是无法接受的;

It stops in the suburb of Changde city, waiting still
由于之前的翻译“到达”的意思以“火车带我们去”表示,并没有明确到达的意思,而这儿“它停在常德郊区”后,用了一个waiting still静静地等;因为之前用了一次stop,更加令人觉得是临时停靠,两行用两次stop,通常要避免,除非原文如此强调。

另外,就上面三行中的一些可能的多义来看,晚点到达,可能是“晚一点到达”,也就是比他们迟一些;所以修改者的翻译late in arriving是合适的;由于桃源和常德郊外的关系并不是自明的,也许桃源就在常德郊外,于是火车到了常德郊外就是抵达了桃源,于是用arrive是对的;假若不是,那么用stop也是可以的;由于桃源和桃花的一致,所以看樱花就与火车停靠的目的不一致了。这是这首诗本身的问题。还有,围观所暗示的人多花少,没有翻译出来,所以欠缺了某种张力。

Peach-blossom is blooming in the dark
这一行的翻译倒是比Aitken更接近原文,这是因为汉语原作中,上一行与这一行是并置关系,而修改者将这两行翻译成,火车停靠在常德郊外,等待着桃花在暗中绽放,原作中可能的不同时空的并置没有表示出来。

我已经在最开始就说了,若我是编辑,这首诗的初译肯定弃之不用。看得出来,修改者已经是尽量照顾了原译者了,所以才会署名为合译。当然,也许编辑应该说明,这个修改比较大,只能按照合译处理,如果原译者不同意,那么直接重新翻译,或者为了避嫌,放弃这首诗。
说一句太直白的话,原作者可能自己不谙英文,看不出初译的问题所在,觉得编辑的修改没有太大增色,希望我说的能够令原作者稍微了解一点。

我的回帖二:
前一贴说了初译的不足之处,现在看修改后的译文;总的说来,这个修改稿比较注意再现原文的节奏和语言形态,也在可能的情形下对细节做了相应的处理。

They rush into high speed rail, millions of them, to see the cherry blossoms
直接回译:他们冲入高铁,百万之众,去看樱花
这一行翻译的最明显特征是在行中间加入了一个停顿,而这也正是原文节奏可能暗示的强调。至于原文的无冠词单数cherry blossom这样的表达法在语法上不可接受,只是校订的问题,就不必多说了。visit通常接的宾语是人或地,改成see也是就译文而改的,但是并没能表达出“围观”的意味。
这一行对原文的尊重和“信”表现在照顾到了前两行中的对比:他们(几十万人)与我们三两个之间的对比,这种对比不仅是语义上的,还是语言结构上的,所以这里的翻译将两个句子都从句型上再现了。

A few of us take a local train, late in arriving at Peach-blossom town
直接回译:我们几个人乘坐一列地方火车,迟点到达桃花镇
前一行的乘高铁用动词rush是初译提供的,这儿照用了,初译多余的部分删除,将句子的对应复现了,但“坐”这个最普通的动词也用了很普通的take(乘坐),原文的词序也基本再现;这两行的动词对比是rush快和take(late in arriving)慢,从而这两行就能够基于动词词义的变化而将两行衔接好了。英译比较流畅,没有拖泥带水,节奏上也比较对应原文。

The train stops in the suburb of Changde city, waiting
直接回译:火车停在常德郊区,等待着
初译的第二行以火车作主语,而第一行的主语有问题,因此从结构上讲,第二行就和第三行的关系更加紧密,而我们看原文知道原诗的一二行才是对照的;因此,现在这样的修改使得层次更加清楚,也符合原文的意思。第三行由火车做主语,是原文的要求,而初译用it它,和第二行紧密些,就更加使得重复使用的stop(停靠)没有效果;而stop停的意思本身包括不动(still静止)的意思,所以waiting still中的still 多余

for the peach-blossoms to bloom in the dark
直接回译:(等待着)桃花盛开在黑暗中
之前说过,这是我对这个翻译不满意的地方,因为我理解的这一节四行自然形成语意密切的两组各两行,前两行对照,后两行对照。后两行中,火车停顿、等待(用的是顿号),与此对照并置的是桃花在暗中绽放,语意与结构上还是对应的。现在的译文没有显示出来。

我的回帖三:
刚刚看到原作者的博客文章,觉得这里可能有沟通上的问题;也许编辑应该预先说明要进行较大的修改,因此会署名为合译;若原译者不同意,那么就作罢。
诗歌翻译很难进行评判,不是内行外行的问题,还有译入译出(求同求异)的问题,而有时仅仅就字面又很难对没有语感的读者说得清楚,因此能够说的恐怕就只能是“信”了;而诗歌翻译又恰恰不仅仅要求文通字顺。

原作者比较不满的似乎是觉得初译已经基本符合译诗的要求了,而这又是鉴于原译者是英美诗歌研究生,又教精读课,所以觉得不会差到哪儿去,故而觉得修改者所做的只是校订,而不是使得初译变成诗歌。从我的阅读来看,修改者的修改是至关重要的,我倾向于编辑认为的是从译文到译诗的本质变化。
我对仅有的四行进行的分析仅仅是我个人的阅读,仅仅为了说明我自己的看法;我不是对初译者的英文水平提出质疑,但是这首诗的初译四行在我看来没有达到要求。

欢迎各位英语、中文读者批评、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