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一忘二

Transwriter

 
 
 

日志

 
 
 
 

作为情人的诗歌  

2011-05-22 11:56:58|  分类: Carnal 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情人的诗歌

诗歌是情人,我给诗歌写了很多情诗,或者很多情诗其实写的是诗歌

所以我会说诗歌语言的肉体性;如果一个人不把语言当作可感可触的,就不会爱上它

语言是我的伴侣,有情有性,会感觉到言词的性感

不同的人对这种性感度的把握和呈现是不同的,我可以从不同人的诗歌中读出来

例如L的文字是我喜欢的,有一种对于字词的性感的意识

过去的学者,如顾随,他的文字或者起码他对于字词的性感是很敏感的,我很喜欢

诗歌的性感和诗人对于字词的性感度的感觉有时是不一致的,诗歌的性感有时候来自于一种感觉世界的方式

例如看到无性的世界而注入自我的性感,而从在表达和呈示中显示出来

但对于语言字词的性感度的感受性是个人的一种认知方式之一

是个人与文字之间的一种关系,是以理智还是以性情为取向而建立的关系

犹如有人长于欣赏,有人长于创作,长于欣赏的人应该会对字词性感度比较敏锐才是

 

我现在的问题是对于写诗态度比较随便

语言上没有实在的区分性变化,也就是缺少某种捻断胡须的推敲

我只是想表达出来而不是为了充分实现我此刻所思考的一切,写出之后,总是觉得没有达到

没有抵达的感觉是一种缺,一种不满足

两难所在:我要写得多密,另一方面又要可感

我诗里也常流露这种缺失的忧伤

这是整体生存状态的,也是具体个体生活现状

从情感角度来看,这是对于情感缺少了具体的触感

所以每写什么都在想我要变,而每次下笔,结构还是回到原来

因此每次的这一次都还是一次权且、一次苟且、一次过渡

 

 

我的写作受私人写作的印象比较大,80年代中就开始研读所谓的自白派

然后稍微拓展到60年代的美国诗歌,我的研究起点是那个时候

但是文字构成或者诗歌构建的方式却又是现代派的那条路子

所以一直想是否可以放松,将冲淡语言上的张力 

然而人在语言环境之外,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对自己的诗的不满意,犹如对于自己语言环境的不满足一样

而对于入耳入目的语言上的不满足,又似身边缺色缺少生机一样

所以语言上不够放松,不够自在,成了诗歌性情的琵琶半抱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